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默缘--柜台上的照片

来源: 西南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文/默缘

 

外婆卧室的柜台上摆放着许多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哥哥和外婆、外公的合影。这张合影里应该有我的,只是当时,由于工作原因没能陪同外婆、外公。为此,也为自己留下了遗憾。

中秋放假前,我给外婆打电话说,放假了会回去看她。外婆接到电话忙说:“好!好!好!回来了婆给你做好吃的。”

中秋那天,车站的乘客格外拥挤,为了缓解运输压力,车站负责人从别处调来了几辆旅游大巴。大家看到新增的车辆,一下子兴奋起来。

在车站人员的安排下乘客们陆续排队上车。坐上车以后,乘客们笑得更加灿烂,从那笑容里可以感受到回家的期待,可以看到团圆后喜笑颜开的情景。

“司机师傅,前面那几辆车已经出站了,咱们的车为啥不出发?”后座的一个乘客问道。

“奥!那几辆是本地车,我是外地车,需要办理出站手续。大家不要着急,一会就好。”司机师傅答道。

 

 

 

乘客们闲聊着,没有注意乘务员已办理完手续回到了车上。司机师傅打着电话,他的表情一会凝重一会微笑,一只手按着手机另一只手在半空中比划着。有焦急的乘客想上前问问情况,他刚站起身子又坐了下来。看看窗外,又有几辆大巴先我们离站。车内的乘客慢慢骚动起来。

“司机师傅,手续办好了没有,等了快2小时了,该好了吧。”司机师傅刚刚放下电话,后座那个乘客急忙问道。

“手续是办好了,但车子出了一点小故障,我正在打电话咨询怎么处理呢。”

“什么!”

“刚才就说马上好了、马上好了,现在是几个马上了,你还让不让人回家过节呀。”

“车子有问题怎么不早说,大家都等着回家过节呢,你倒好,让大家陪你在这里修车。”

“车的好坏你心里没数吗,干嘛还要接这个活。世上的钱是挣不完的,做事要讲良心。”

......

 

乘客们七嘴八舌的骂着司机师傅,司机师傅没敢争辩,只是在那低着头处理问题。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鹏鹏,你什么时候到家?”

“婆,我今天坐的是旅游大巴,车子出了点问题,这会还没出站呢。”

“奥!把自己的行李拿好,路上注意安全。”

“恩,知道了。婆,要不你和外公先吃,我回来了随便吃点就行。”

“大过节的咋能随便,等你回来了婆再做饭。”

车内嘈杂一片:牢骚声、电话声、吵闹声交织在一起。

突然,发动机转了一下,车厢内瞬间安静下来,乘客们都定在原地等待着发动机再次发声。

“嘟、嘟、嘟......”

“乘客朋友们,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谅解。车已修好,我们立刻发车。出站之前,请大家系好安全带。祝您旅途愉快!中秋节快乐!”

“哎呀!终于可以回家了。”“哎呀!终于可以见到爸妈了。”“哎呀!终于可以见到宝贝女儿了。”我也长舒了一口气:“哎呀!终于可以吃到外婆包的饺子了。”

大巴上了高速立即奔驰起来,轮胎高速运转,乘客的心随之狂奔。

 

 

 

残月有变圆的时候,游子有归家的时候,一轮圆月空中挂,一家人儿齐欢唱,多么祥和的景象。人们期待团圆,为了团圆,游子要经过长途跋涉,家人要经过漫长等待;团圆又好像在警醒着未归的孩子,一年的忙碌是为了能在节假日回家陪陪家人,和家人坐在一起吃吃饭,拉拉话,不然,忙碌又有什么意义。这样看来,团圆就显得格外珍贵,还需我们重视,同时也要审视家的含义。

天空不作美,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巴车减缓了速度,车内有人打着呼噜,有人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雨滴在挡风玻璃上散开,稍作停留,又汇在一起流向车身,并在挡风玻璃上留下了一条条印痕。司机师傅打开雨刮器刮去了旧的痕迹,一眨眼,新的痕迹又出现,这种痕迹挥之不去,它是由多少滴相思泪汇集而成的。

过了服务区,大巴车停了下来。打呼噜的乘客抹了一下嘴边的口水,发呆的乘客回过神来。有人朦朦胧胧的问:“司机师傅,是不是到站了?”

“还没呢,刚过服务区,前面堵车了。

透过大巴的玻璃窗往前看,此时的高速路成了一个庞大的停车场,红色的车尾灯一个接着一个蔓延到很前方的拐弯处。通过大巴的后视镜看,跟在后面的车辆一个接一个打着双闪,慢慢地也排成了两条看不到尾的长队。

“今天这是倒了什么霉运,回个家咋就这么难。”

“今天出门是不是看错黄历了,一路上咋就这么多事。”

“唉!真是“人在囧途”呀,人囧、车囧,天更囧呀!”

闷热的车厢压制不住乘客的焦躁,乘客的埋怨声掩盖住了外面的下雨声。

外婆再次打来电话:“鹏鹏,快到了吧。”

“婆,高速路上堵车,这会刚过服务区。”

“你们要在高速路上过十五呀!”

“唉!我回来还不知道在几点。”

“没事,也不差这一会,我娃不急,婆等你回来吃饭。”

挂掉电话,心里多少有点难受:外婆为了能让我吃上热乎的饭菜,宁愿自己饿着肚子,也不愿意自己先吃。想到那张缺少我的合影,心里满是责备。外婆、外公年纪越来越大,能来西安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却要错失陪他们的机会。那天,真该请假陪陪他们。

一个小时以后,高速路开始疏通,雨也停了。一路上大家都不再说话,也不敢分神,默默的祈祷着:接下来的路程千万不要出现其他状况。

窗外的公路急速后退,家的距离也在快速拉近。

“婆,我回来了。”

“我孙子回来了,婆给我娃下饺子去。”

“在外面都好着吧?工作都顺利着吧?”外婆在厨房里做饭,我和外公坐在客厅拉话。

“都好着呢,看我这身体,越来越壮实了。”我拍着胸脯对外公说。

“哈、哈、哈,我娃越看越亲。”

“咱家的孙子不亲,谁家的亲。”外婆从厨房走出来说。

“那当然。我孙子帅滴很!”

“哈、哈、哈......”

除了饺子以外,外婆还做了几道我很喜欢吃的凉菜。

“今天你回来了,咱爷孙两个碰一杯。”

“这杯酒必须喝。祝外公、外婆身体健康、事事顺心。”

可口的凉菜,冒着热气的水饺,浓浓的酒香,暖暖的家,这是团圆的味道。孤独的游子感受到了温度,那颗漂泊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吃完饭后,我来到外婆的卧室。卧室柜台上新增了几张照片,但我还是把眼睛看向了那张照片。有些东西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不会有弥补的机会,就算现在和外婆、外公拍一张合影,可外婆、外公已不再是那张照片里的容颜。

听外婆说,她前段时间来过西安,怕耽搁我的工作就没打电话给我。老人怕影响到孩子,孩子怕自己的奋斗赶不上老人老去的时间,生活呀就是个迷宫,让我们和家人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感叹时间匆匆,感叹时间不为任何人停留,感叹美好的事物总是那样短暂。来不及等待,来不及思考,和朋友之间的合影停留在了毕业照上,相聚停留在了未说完的话语上,亲情停留在了一个个错失的回报上,生活只留下了:当初如果.....当初应该......

柜台上的照片从左到右渐渐变小,照片里的人数渐渐变少,看看很右边夹角的那张照片,我已不再是照片里的那个总爱哭啼的小屁孩。

爱是那样的顺其自然,又是那样的来之不易。

“鹏鹏,来吃点水果。”

走出卧室,看着外婆,我叫道:“婆。”

“别在那站着了,过来坐。”

“婆。”

“傻孩子,婆不就在这吗。”

“婆。”

“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想叫叫你。”

北京比较正规的癫痫医院在哪
武汉哪家医院看癫痫很专业
中国治癫痫哪家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