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生来彷徨

来源: 西南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生来彷徨

当用手中一柄竹马换一桩富贵,这一世就死了。斩掉自己的旧日梦想,又自己选择全盘忘记,就是自己杀掉了自己。

选错一次就再没有回头路,人生是赶鸭子上架的一场游戏,每个人都是配角和背景,或许演的传神,或许是行尸走肉。

我再也找不回梦想,找不回本心。或许它们在时间的磨蚀中朽烂成灰,或许它们从未存在过,谁又记得。

梦想是理智和感性的交锋,真正的梦想,我没见到有人拥有,那是一条无起无终,无视任何规律,只剩下笔直这一点特点的直线。但世上没有直线,只有一段段被截成点滴碎末的线段。点成线,好高明的哲学。

为什么我不喜不躁,因为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庄周的境界,逍遥,老子的境界,清净,佛陀的境界,慈悲。但无必要去学,学出来的,都不是境界,只是带了一层取不下来的面具。所以庄子老聃后无道,佛陀后无佛。所以三教只能束缚人心,后来人皆是以我就山,无半个山来就我之人。

蜉蝣不见人,维度不同。

我有点理解庄周了,但他的境界还不够,他还在立言立德,他还在开继绝学。这世间必定有一人生有宿慧,生来便明澈心性,只是未曾留下只字片语。

每个人的真性都是弗洛伊德所言的超我,在人生中,他会出现几次,这几次,佛家称为顿悟,道家称为蜕凡。每个人的真性千人千面,平时展现出来的,是基于肉体和后天成养的细梢,后天培养愈佳,真性展露得越多,而被埋在尘灰下的也愈多。一个个旧我被杀死,一个个新我重新立起,新我越来越接近真性,而很终不能与真性重合。就像一滩泥水,以须弥山重,恒河沙数的纯水来羼清,很终也只是看起来干净的泥水。

生来真性未损,一世都无尘埃沾惹,一世未曾改换人格的人,才有真的梦想。其他人的梦想,说到底都是杀死了旧我的新我,作出的*一次感性与理智的交锋。

*一个我,就是真性。

梦想,在*一个我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时候,就消弭了。而*一个我,早被现在的我忘记,永不能复生。

偶尔的顿悟和蜕凡,只是*一个我死前留给后来人的遗物。

梦想,是生来就被真性保存的珍宝,我在杀死自己真性的时候,也一剑把他怀里紧抱着的珍宝,扎了个通透。

癫痫病成都治疗医院
北京癫痫三甲医院
癫痫病常见治疗方法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