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流年】十七万(中篇小说)

来源: 西南文学汇 时间:2022-04-29

段伟没有像时下流行的那样送个银行卡,塞入被送者口袋时,再悄悄地附在耳边哼一句密码是您的生日!而是留了个心眼故意送的现金。去银行预约提现吋,他还特地交待十七万现金,全部百元的,一万一扎,正常略旧些的就好,不要新币!他认为既然万物有灵,钱当然也应属有灵物之一种。新币缺乏体温,万元一扎会显得单薄而冷漠;略旧些的具备了人的气息,并且略旧些的打成万元一扎两端翘起,会更显得厚重而温馨。十七扎随便摞成一堆红灿灿一片更有份量感也更具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更会带给人一种心理愉悦,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快感,会令人心理轻松;而不会像一扎扎棱角分明甚至扎手的新币码在一起那样的齐整凌厉,令人感觉生硬而严肃,像革命左派惯有的嘴脸,从而产生心理压力。另外,当然也是很主要的,这十七万元的回扣,当初说好他褚浩是要跟王衍俩人分的,也许五五,也许四六,也许三七,总之不可能他褚浩一个人独吞,那么分钱的时候,现金自然要比卡来得方便。这样既表明了自己的一种态度,同时也是在督促他褚浩,希望他能把这笔钱如约分给王衍。违约的情况他褚浩不是没有先例,只是这笔十七万情况特殊,不论从哪方面讲,都容不得他再违约。

十七扎现金装入黑色双肩包中,竟也塞得满满当当。墩在副驾驶座位上后,他在包上拍了拍,随即按下门上的安全锁,四个车门同时啪嗒一声,他这才点着一支香烟,深吸了一口,定了定神,然后将车子发动,朝设计院开去。

市区道路,天天塞车。人的意识中,塞车已成为正常现象,不塞车反倒是反常了。急也没用,慢慢跑吧!12月份了,主路两侧的辅道上也塞满了两轮电动车、自行车外加摩托车,闹闹攘攘。人们一边抱怨着,相互斥骂着,一边将脖子紧缩着,眼睛眯缝着,以抵抗一阵阵打着旋刮过来的寒风。

车窗仍不能开,哪怕只开一条缝也不行。一是裹着砂子的寒风无孔不入,二也是为了安全。车子能正常开起来倒不怕,怕的就是这塞车。车子堵在路上,车上装着这一背包现金,不能不格外小心。嘶溜溜把烟吸进肺里,略顿一顿再缓缓吐出,又顺手揿下了音响开关。

车内迷濛的烟雾中,立刻飘荡起吕思清的小提琴名曲《金色的炉台》。打从在1980年高中毕业典礼上,听到那位美得不像话的女同学在台上*一次演奏这首曲子,这么多年来,他就一直痴迷这首小提琴曲。每次一听到这熟悉的旋律,他就激动就感觉清爽,感觉醍醐灌顶,通体舒泰。他也闹不清楚,这种激动这种痴迷到底是缘于那位清纯美丽的女同学呢?还是这首文革时难得的抒情小提琴曲本身。总之每当空气中有这首提琴曲的优美旋律飘过,他眼前出现的肯定不是伟大*在高炉前视察的情景,而只会是女同学玉立在台上拉琴时的倩影。那时候的天是多么蓝啊,瓦蓝、湛蓝、碧蓝,蓝得通透,纯净,让人恨不得化身在其中;那时候的人又是多么单纯啊!冷不丁有什么人为个什么事提到了个钱字,甚至会令听到的人感觉羞赧。可现在,你随便走到街上,周围听到的,张口是钱,闭口也是钱,医生给病人看病多多开药是为了多多挣钱;官员绞尽脑汁向上攀爬是为了掌握更大的权利,权利越大就越能捞钱;一切都是钱,一切都离不开个钱。混沌的天空中,弥漫着一股发酵的铜臭气;一年365天,360天空气都处于那种久沤后的金属粉尘污染状态。不过话说回来,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外加吃喝拉撒睡,啥啥也绕不开个钱字,问题是钱怎么就成了一切的一切,怎么就凌架于一切之上,由原初的手段变成为了很终目的,莫名其妙就让十三亿中国人整日价顶礼膜拜了呢?他知道他这想法这牢骚这怨气有些装腔作势,但在国有企业待久了的人,可能都是长期被洗脑,他不知道怎么就也养成了这种矫情甚至有些装模作样自欺欺人的对待金钱的态度。直至前两年被下岗,他还是改不了这样去想钱事的臭毛病。真他妈的不可理喻。自己开公司不也是为了挣钱吗?怎么一给人送回扣就每每会生出这些既酸又臭的想法?莫名其妙!

钱是个啥玩意儿?钱他妈的就是个贱皮子,没钱闹心,有钱了更闹心。

他想起一年前*一次跟褚浩见面时的情景。那时候他下岗待业一年多了,在家窝得身上都快生了蛆。穷熬装逼到了将近崩溃的临界点的时候,机会突然就来了。一位多年没联系的中学同学(当然也是那位拉提琴的美女的同学)有一天在大钟楼街口就碰上了。一番交谈,得知人家在上海十几年了,事业发展得相当不错。在宝山有自己的高科技工厂,生产一种叫碳纤维的材料。该材料主供建筑加固,部分供应国内个别生产碳纤维自行车的厂家,以及生产高档钓鱼具的厂家。另外在浦东还有自己的专业加固公司,特种工程专业资质,正想在家乡设立分公司。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事情当场就敲定了。设立分公司,全部开办费启动费等等均由上海总公司提供,分公司由段伟负责,另外送给他10%的干股;从上海总公司给他派一位技术副手,一位财务负责人。只是承接工程业务问题需要他自己解决。那天,就在大钟楼对面安港良苑大酒店,正宗53度飞天茅台,一人一瓶,意气飞扬踌躇满志中俩人暍得酩酊大醉。

三个月后,他经一位在市建委工作的远房亲戚介绍,结识了市长天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褚浩。

褚浩是结构医生,在市建委圈子里知名度不小。尤其擅长处理改造工程项目中的疑难杂症。不仅熟悉新老规范,而且经验丰富,各种各类方案措施手段装了一肚子。也可能是干货在肚子里装得太多,他那身材,看上去就像个矮冬瓜。在工地,背着手,戴着个安全帽,从建筑的一侧溜达到另一侧,远望过去就像个冬瓜滚过来滚过去,十分有趣。可能是用心太过的缘故,五十岁刚出头,头发竟已经是白了大半。是那种灰白灰白的。怎么看都让人感觉有几分苍凉,倒似乎跟他的医生身份挺相称。

那天,是在杏花公园东大门口世纪联华超市仓储改造项目工地,甲方代表及监理单位等一帮子人正凑在一排三根的混凝土立柱前七嘴八舌一筹莫展。按业主的要求,根据改动后的新开门的位置,这一排三根钢筋混凝土立柱必须拆除,才能保证物流车辆的正常进出装卸货。但拆除后的梁跨度太大,已经超过上部结构的承载能力。而下部空间有限,在下部采取任何加固措施,势必都会占用下部空间,还不如不拆。惟一可行的,只有在上部二层仓库动脑筋。但上部采取措施,现场人员都没有经验。这就叫螺丝壳里做道场,难坏了现场的一大帮子人。这时候褚浩出现了。

穿着蓝色夹克衫,顶着个黄色安全帽,肚子突着屁股翘着,背弓着窄窄的肩膀缩着,从一楼滚到了二楼,又从二楼滚下一楼,瞅见一大帮子人都站在那盯着他,就挥了挥手,尖着嗓子丟出来一句:没事,下面柱子照拆,在二楼做反梁。回头我让结构所上PKPM过一下机子,确定一下做多大的反梁合适。明天你们让人去院里拿图纸。说完拍拍屁股,就自顾自朝工地门口滚去。留下一帮子人傻在那里,互相瞅着,眼睛里面满是疑问。

段伟赶紧追了上去。一番自我介绍,褚倒是挺客气。

就这个改造,托梁换柱,你们会做吧?褚指了指身后工地,皱着眉头直接了当地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这是我们的长项。段伟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壮着胆子先应承下来再说。其实他当时狗屁不懂,对怎么托梁怎么换柱怎么做反梁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真的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脑子里瞬间闪现的只是偷梁换柱、偷天换日、以假乱真之类的贬意词语,心里面嗵嗵打鼓不说,也不知是吉还是凶。

不过还好,从上海派过来的技术副手很给力,也就是四十几天就圆满完成了那次改造中很关键的技术环节施工。工程款拿到后,段伟交给了褚浩二万一千块钱好处费。是按工程合同价的10%,二十一万造价,正好二万一。

不到一年的时间,靠着跟褚浩褚院长的紧密型合作,段伟在省内很快打开了局面。腰包渐渐鼓了起来,当然褚院长也算是开辟了一个新的财源。俩人互惠互利,声气相投,很快就成了哥们。

但是段伟也发现,这位褚院长怕老婆也是怕出了水平。工资奖金按月上缴不说,跟他段伟合作的好处费,以及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一些红包回扣什么的,也每次不得不及时向老婆汇报并如实如数上交。据说这位褚太太有一项专治褚浩的法宝,当然不是一般普通市井妇女惯用的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撒泼放赖之类,而是个秒杀绝招——熬,熬夜的熬,也是熬鹰的熬。反正她早已下岗赋闲在家多年了,白天有的是时间睡觉,而你褚浩则每天一大早必然要起床上班。每当褚太太认为需要收拾收拾褚浩了,她就会待到夜深人静,褚浩人困马乏,一双小眼睛用火柴棍用牙签也撑不开的时候,她就搬把椅子,往床头上一墩,稳稳地坐上去,然后伸出双手,反复用力将歪在床上的褚浩摇酲,说要找他谈谈。声情并茂,苦口婆心,从*的大道理谈到家庭的小道理,不吵不闹,柔声细语,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刚见褚同志眼睛撑不住快闭上了,就又将其摇酲,接着谈。如此反复,有时竟至通宵达旦。直到褚同志服软求饶方才罢休。用褚浩自己的话讲,这就叫以天下之至柔攻克天下之至坚。说难怪二战吋德国纳粹盖世太保审训囚犯,很很残酷的不是老虎凳辣椒水手指插竹签,而是将囚犯身子颈部头部均牢牢捆绑固定于一立柱上,然后在囚犯头顶上设一水管,往下滴水,一滴,二滴,三滴,一天,二天,三天,均匀的,永不停歇的,直至囚犯崩溃,要么发疯,要么招供……他真怀疑他这位足智多谋的太太是不是盖世太保投胎转世。

有道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日子久了,一个大老爷们口袋里总是一文不名叮铃当啷,那毕竟太过难堪也太不方便,总得有个应对的办法。医生的头脑一旦开动起来,终归能想出个既能跟太太说得过去,又能让自己对手头闲钱行使些个支配权的法子。于是很快就有了,他瞄准了文物收藏。不是逛古玩市场淘宝检漏,而是他可以借着去皖南山区或大别山区做项目的机会,深入山里面的乡镇村落,直接从乡民手中收一些有价值的老旧玩意儿。看好了,谈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此,一举多得,既解决了口袋里常留闲钱的问题,又能让家中的一部分闲置资金保值增值,甚至,保不准哪天一不小心撞上大运检个大漏,使得家庭财务状况一举彻底翻身,纵身跃入土豪行列。

但是,说说容易做起来难。能不能收到有价值的玩意儿,那可是既需要学习及经验积累也离不开运气的。从他一段时间来行使人民民主权利广泛深入乡村跟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成果来看,用平平两字来概括应该还是比较准确的。家里面书橱书柜上的确新添了不少玩意儿,大大小小琳琅满目,然而究竟价值几何甚至这些玩意儿是真是假似乎都没人说得清。也难怪,每次成交额总是几百几千的,能收到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渐渐的,褚太太时不时的脸上显露出烦躁,他自己也开始出现一些焦虑症状。也就是在这当口,他跟段伟的项目合作遇到了一次难得的机遇,一个项目工程造价估计有一二百万的肥活送到了他们手上。

改造加固项目不同于大体量的土建工程,造价一般都不会太大。常规的也就一二十万,至多四五十万,或者七八十万。像金樽娱乐中心这样的能达到一二百万的纯加固项目工程,真的是难得一遇。

不过,这个项目工程情况比较特殊。项目是能够拿得到,包括整个项目的改造设计,以及加固工程(装修设计及施工甲方自理)都能拿得到,但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却是王衍,尤其是王衍的夫人小杜。王衍是长天设计院结构所所长,褚浩的大学同学。而其夫人杜丽明是XX银行板桥支行的行长。金樽娱乐中心改造项目80%用的都是XX银行板桥支行的贷款,该笔贷款的发放责任人就是杜丽明。换句话说,这个难得的改造项目,其命脉是掌握在王衍的夫人小杜的手中。她可以让你中标,也可以让你陪标;甚至更为关键的,即便让你中了标,你如果一切配合,她可以让你顺利拿到每一笔工程进度款以及签证增加款,反之,则可以让你光干活,拿不到钱。至于何时能拿到钱,则要看她的心情。你配合得好,她的心情自然就好。尤其是工程这个行当,想让甲方或者监理在施工现场挑点你的毛病那真的是分分钟的事。挑到了毛病,一纸停工整改通知往你桌上一放,就可以让你半死不活。要知道,开工以后,大量的专业工人及管理人员在现场,每天都是费用。你正常施工是这些费用,停工整改不光原费用不变,你还要增加工人每天的窝工补贴。再加上合同工期像把利剑在你头顶悬着,甲方和监理绝对不会因为你停工整改而给你顺延工期。不需时间长,一周下来,就可以扒你一层皮。如果你仍然不识好歹冥顽不化,再给你增加几条更严重些的罪状,干脆把你清退出场,那也都是甲方以及监理的职责权限当中之事。不信你去仔细看看那些合同的所谓规范化文本,能有几条几款对你乙方有利?所以说工程乙方永远是弱势群体,这句话被认为是惟一永恒的真理。并且,没有之一!这是一条强大而坚固的链条,而王夫人杜丽明,就处在这根链条的很高端,或者说,这根链条整个就在她手中拎着。她就是钱的代表,钱就是一个项目的马首,因而链条上的各个环节,都不能不惟马首是瞻,否则你一切都将是空谈。这就是现实。

突发性癫痫该如何护理
小儿良性癫痫中医怎么治疗
广州癫痫病专业医院较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