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家太晚的代价

来源: 西南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我的生命如果必定要为什么而牺牲,那么请不要让我为之牺牲全部。

 

 

 

回家太晚的代价

 

文 | 苏丰雷

 

 

你不能晚于晚上八点钟回到住处,否则你会发现你的一天将被浪费殆尽。通常一个工作日差不多在下午五点钟到六点钟这个时间段内结束。我们估计一下,一个小时左右回到住处,其间在路上,找一家小餐馆随便打发一顿晚餐,回到住处差不多七点钟。由于我们的工作是一项离心运动,在工作时间结束后,必须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休整我们疲惫的身心。如果我们七点钟回家,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以后,才能投入另一项工作中,这项工作我指的是可以翻看喜爱读的或近期购买但尚欠一读的书籍,或者写点文字,安抚一下自己的心灵。这样可以集中工作两个小时。然后,是洗漱,闲散地干干这、做做那,打发掉一个小时。这样大脑既用了功,又能利用闲适的生活方式将其所受的伤害成功地疗愈。很后,躺于柔软的大床上,面容恬静,神态安详,决不至于为今天的混乱、稍纵即逝而显出疲惫、懊恼。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我的生命如果必定要为什么而牺牲,那么请不要让我为之牺牲全部。但是不久前,我却丝毫没有领悟到这一点,或许我又因为沉重的生计问题将之忘却了。我们的生命的荒芜状态有时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绝非信口胡说,这有我自己的例子为证。在此之前,我的意识里恐怕缺少或遗忘了这么一点认识:不管一天多么需要做牺牲自我的行动(这不能说完全是不道德的,它至少帮助我们取得生存所需,而另外一方面,它帮助我们以充分摩擦的方式观察、认识社会),一天也必得保证自我仍然处在良好的运营状态:她是思考着的、充满活力的、可持续的……我现在渴望这种边出卖生命力边进行自我耕作的生活方式,十足讨厌那种完全淹没在出卖生命力的状态中,即便给我多少金钱我可能也不会去做。思考是我的日课,写作是我的日课,我该坚持着自我。近几年,我尚可以大胆这么去冒风险,这符合我的本性。假若到了完全不能维持的地步,我再想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现在,我不无悔恨地忆想以前,特别是在这家公司的这段时间,我是怎样堕落至深?我不仅没有在工作上取得多少成绩,而且还将我本该据有的自我时间搭进去了,结果这段时间我完全被生活的风暴吞没了,虽然我现在有幸健在,但是在那段时间却足够虚无,以至于那段时间显出分明的空白,而我想到这段时间的白白浪费,就忍不住责备自己如此轻贱地出卖了自己。我原来如此容易迷失自我。那已然逝去的大量的大好时光,让人悔恨莫及。这段时间以来,我大概每天八九点钟回到住处,疲惫让我只想倚靠床头读书,没过一会儿眼睛完全支持不住,很后,常见的情形便是,灯没关,也没洗漱,便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睡眠。等到醒来,多半已是凌晨两三点,此时,又不敢再去洗漱(害怕赶跑睡虫从而影响睡眠),只好直接关掉灯光,睡去了。但灯光下的睡眠质量肯定是相当差劲的,而且这样的睡眠又完全不够,以至于长此以往,脸皮蜡黄,没有血色。它的影响是恶性循环的,从而具有毁灭性可能。这便是回家太晚的代价,代价不菲。

 

 

作者简介

 

 

苏丰雷,1984年生于安徽青阳,原名苏琦。

癫痫能不能根治
郑州癫痫癫痫病哪几家
癫痫病可以生孩子吗

热门栏目